临渊_梦想是每天涨粉

临渊/林初渊
唤我阿渊。
一个内心腌臜的未成年人。
只因嫉妒与自卑唆使拿起了笔,现在只想做一个写故事听故事的人。

内心对于赌博这个东西有狂乱的爱。虽然完全没有玩过,我不违法的。[笑]
内心黄赌毒占了俩。看我不顺眼请直接取fo我不想辣你们眼睛。

BL/BG/GL通吃。比起同人更喜欢原创。
怠惰的三分钟热度,至少存了几十个长篇没写,准备坑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。

闲着没事儿会打打游戏,比较热门的都会玩一玩,可以和我一起讨论的。

想要被自己最喜欢的人承认。
奢望父母的信任。
是一个很自私的人。

“——吻吻我罢。”

[微博@临渊渊渊渊_]

连掉两天粉。
不知作何评价。
……好悲伤我的粉快掉回去了。

Axores太太再不更新我就去死了。
啊!!![土拨鼠嚎叫]

跪下来求你们和我扩列。
腾讯走2741474382。
求求你们了。
跪地磕头。

50fo我就。
我就。
尝试写同人。
ooc上天的那种。
革命还需努力。

街道偶遇。
是晚上九点多了罢,我突然看到你,心口有像是过电的感觉。
明明灭灭的灯光亲吻着你的脸颊,我竟有些嫉妒。你带着耳机,在看着屏幕没有抬头。
你怀里抱着的是芬达吧?两瓶,一瓶橙的一瓶绿的。说过好多次少喝碳酸饮料,对身体不好。你的胃本来就不好,最近有没有好好吃药?
你又剪头发了。剪那么短不会热的么?多少次告诉你把马尾扎高些,总是喊着热却又不愿意把头发绑好,还是我当时给你扎的好。
少玩手机,我离你那么近都看不见,近视都三四百度了还低着头看那么久,眼睛不疼啦?也不知道当时闹着要我给你滴眼药水的是谁。
衣服总穿那件袖口有蓝白黑条纹的T恤,也不知道换一换。包也是,不要老是挑蓝灰的了,都洗到发白了。整天总是那么老气横秋的,女孩子要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啊。
耳机声音肯定又开得很大吧?喊那么大声都听不见。都说了不要开到百分之五十以上,总不听我的。
真是,不知道要为你操心多少。

真可笑。你的习惯你的毛病关于你的过往我都记的那么清楚,到底又有什么用。
你明明从两年前就不要我了。
……
我能不能求求你,爱爱我。

梦。
曾经的好友挚爱的亲人化为青面獠牙的云烟,狰狞的厉鬼捕捉着我,追赶着我,将我推入水中沉沉下落。
恍惚之中突然有什么攥住手腕,一个轻巧的吻落在额角。
她拉我出水逆着光对我笑,璀璨得如同天神在世,星辰都为之黯然失色。
太耀眼了……
连眼泪都夺眶而出了。

你是我掌中的花,肉中的骨。我要你扎根在我心上汲取我血肉而生,鲜血淋漓和缱绻爱意都是属于你的。

还有两天就是我生日了。
如果向神诚心许愿的话,你会出现在我的面前,给我一个吻吗?
落在额角的便好。
我会满足到不知白天黑夜的。

想看着你穿上婚纱,然后——
嫁给你。
如果未来有人可以娶了你,我一定要当你的伴娘,拍拍新郎的肩膀,告诉他嫁给你是我十几年来的梦想。

云雨


雨没有如约而至。
空气潮湿得像是要具现成浓稠黏腻的暗涌,一切物体都附着着湿意,连一呼一吸间也呛着水汽。空气中蕴含的水分子尽职地将天幕洗刷发白,两片鸦灰的云在惨白天幕下翻滚搅动,如交媾的蛇一样彼此缠绕、收紧,噬咬着对方的脖颈抵死缠绵。直到融为一体,不分彼此,许诺永不分离。
空气好似因这山盟海誓而升温,夕日被那翻云覆雨的场景羞得两颊烧红,匆匆忙忙间从匿身的云后闪出,披挂着它层层叠叠千娇百媚的绯红艳纱,沉向起伏的地平线。如同身处蒸笼之内,闷热的潮湿扼住了咽喉,哽住呼吸。濒临窒息,缺氧的大脑拉响尖锐警报,头昏脑涨天旋地转间看不清那人明媚笑靥。只记得鸦灰眼瞳失散了高光,带着笑意在愈发黏稠的水汽中湮灭成齑粉融入暗流消失不见,
意识缓慢下沉,逐渐陷入无底深渊。透过白到剔透的惨白天幕,我看见汹涌的潮水漫过耳廓眼睑,覆上我茶褐色眼珠将其染成沉沉鸦灰。
恍惚之间我听见远处雨点击打砖瓦沉闷脆响。青石板路发出的低吟回响伴随黄昏最后的鸽群从低空哗啦啦掠过。当鸽群离去划过的低弱哨音在微风里绕过一个圈子消散,我看见夕日下沉,最后一抹霞光消失殆尽,昏昏沉沉像是不再会拥有黎明。
然而雨还是没有来。